【香河革命老区发展史】“九一八”事变以后香河师生的抗日救亡运
更新时间:2022-03-10 18:16 发布者:admin

  武桓原名武恒,因佩服东晋名士桓温,改名为桓。他一生佩服两个人,一个是“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”的曹操;另一个就是“大丈夫不能流芳千古,则遗臭万年”的东晋桓温。对武桓影响较大的是他的舅舅马化封。马化封是清末京东有名的枪手,他虽是晚清的一名秀才,但手中之笔却很厉害,多次替别人下考场当“枪手”,“枪举人”“枪进士”十拿九稳,号称“神枪手”。民国初年还当过国大议员,一直是武桓心中的偶像。

  1910年,武桓考入了保定优级师范学校。在校期间加入了。毕业后,他留在保定市一中任教。1918年,他与一位姓张的争保定市教育会长的“金交椅”,未得愤而回乡,谋求在北平发展。后在香河老乡—北京商会总会会长安厚斋的提携下,与竞选京兆尹的王铁山打得火热,为王铁山竞选甘当“马前卒”。王铁山当选后,利用职权给武桓弄了个直隶省议员的席位。两个人互相捧场,成了主宰京兆衙门的显赫实力人物。

  1926年,武桓的儿子武振华,留学日本回来。在武振华牵针引线下,武桓和日本间谍有了秘密往来,一步步沦为卖国求荣的大汉奸。

  当武桓闻听学生的抗日活动后,气极败坏,急忙赶到现场,以自己省议员的身份和防止煽动学生闹事为由,胁迫董东升、赵钟朴等,阻止他们加印承认学生救国会组织。董东升、赵钟朴遂即向学生表示,支持他们的正义活动,但加印之事,容后再议。

  由于县党部、县政府态度暧味,学生救国会决定创办报纸《晨钟报》,扩大抗日宣传,唤起民众。

  武桓闻听学生将要出版报纸的消息,惊慌失措,急忙同躲在他家中的日本特务本田、大野商议对策,并连夜找到县内唯一的丛时斋印刷厂,不让该厂为学生印报。武桓又用金钱买通了一批地痞、流氓、烟鬼,指使他们,对学生的抗日活动进行捣乱。印刷厂的拒印,武桓等人的破坏,未吓倒爱国的学生。学生会决定刻印出版《晨钟报》,教师田云甫为《晨钟报》刻写了报头。

  4月中旬,《晨钟报》创刊号出版。报纸登载的日本侵略者的罪行、爱国群众的抗日活动和爱国将士浴血抗战的消息,在香河产生了很大影响,全县抗日热情高涨。汉奸武桓一伙怕得要死,在《晨钟报》第二期出版时,指使地痞流氓千方百计将报贩手中的《晨钟报》出高价成捆买去,还派人买走了香河县城内所有的印刷纸张。

  武桓一伙的逆行激起了学生们的极大义愤,纷纷要求学生会扩大发行,进行反击。但是当时面临资金短缺,没有纸张的困难,广大教师积极帮助学生会筹措资金,准备到外地购买纸张。这时,正值张学良派来的两名军人来到香河,向学生救国会转交了张学良送给学生组织的三百银元,作为活动经费,并将张学良亲笔书写的“承认你们的学联组织”的字条交给学生救国会负责人。有了张学良的支持,学生会决定扩大《晨钟报》的发行数量,在原数上再加印五百份,并限定每人只买一张,防止武桓派人捣乱。同时,学生会负责人带着张学良的手书来到县党部,将手书交给了董东升。董东升见有张学良的手书,不敢再推托,立刻在学生救国会的成立宣言上盖上了县党部的大印。

  香河抗日救国会的斗争取得了胜利,给武桓等汉奸和亲日派以有力的回击,推动了香河县的抗日救亡运动。

  原标题:《【香河革命老区发展史】“九一八”事变以后香河师生的抗日救亡运动(三)》